类别
作者 Judy Chao
更新日期 December 09, 2023

光伏一向被视为迈向低碳的重要推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发现即使是再生能源,其建置过程也会产生很多二氧化碳,因此,鼓励低碳光伏组件的概念顺势而生。不仅如此,在净零浪潮席卷的此时,欧盟推出了碳边境调整机制(CBAM),并将海运业正式纳入欧盟碳交易(EU ETS)体系;美国则是推出清洁竞争法案(CCA),这些政策虽然短期并未直接规范到光伏产业,但长期来看,势在必行。有鉴于此,许多光伏厂商可能已在着手规划转型或是在海外建厂,因此,本篇将针对光伏产业因应碳议题在“海外建厂”这个策略进行分析。


海运碳成本转嫁对光伏组件产生的成本影响

海运业被纳入碳交易为什么重要呢?这主要是因为其实施内容主要涵盖两大项目:

  1. 货柜的碳排附加费:根据各航商试算,碳排附加费的费率会大不相同,像是马士基试算远东到欧洲线每40呎柜约50到70欧元。
  2. 航线的碳排费用:航商旗下货柜轮,每排放一吨二氧化碳,将相对应向欧盟缴交一个碳配额,目前碳配额价格大约为一吨80欧元。


而大家当然也可以想象得到这些费用最终更有可能是转嫁给下游厂商,加入运价中,进而垫高厂商的整体生产费用,因此海运业的碳成本对光伏产业来说也是值得关注的议题,这甚至可能成为光伏厂家想要在海外建厂的原因之一。因此,InfoLink结合前述的碳相关政策与2024年光伏需求来源,选定了美国、德国及西班牙作为海运碳成本转嫁的测算地点,如下图一。实际测算结果显现,即使到了2034年每一个40呎柜的海运碳排附加费是2183美元(运到美国),对于每瓦所增加的成本仍微乎其微,因此短期内企业基本上可以忽略此项成本。


图一、海运运费成本(以40呎柜为计算对象)


CBAM与CCA对光伏组件产生的成本影响

相较于海运碳成本转嫁,CBAM和CCA的影响可能还是比较显著的。以政策的设定方向来看,CBAM和CCA未来很有可能会对各式产品产生直接的影响——碳税会直接垫高产品的生产成本。根据不同国家市场流通组件的碳足迹分布统计来看,目前的碳排表现大约是每kW会产生500公斤的二氧化碳,因此我们接下来也会以此表现作为测算基础。

图二所示的是在碳税实施之下,每瓦可能增加的成本(美分),此测算已纳入的因子包含逐年上升的碳价(扣除免费排放额度)、海运碳排费用转嫁、政策严谨发展及组件效率提升。我们发现到2030年之前虽然CCA的影响会较深,但每瓦所增加的成本不会超过5美分。需要注意的是2030年之后明显发酵的CBAM政策,事实上2030年是许多目标设立的阶段年,产业覆盖扩张、碳价提高的时间节点几乎都设定在此年,再加上该年的欧盟免费排放配额会大幅下降26%,这使得组件如果出口到欧盟可能会面临成本的快速增加,预期到2034年碳税可能会使每瓦的成本增加15美分,这意味长远来看,未来组件的成本可能反而主要是来自于碳排放而不是其本身的生产。


图二、碳税实施后每瓦增加成本

这时候企业可能会想说为了避免这些碳关税,那是不是就应该直接在欧盟或美国建厂呢?我们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其实在当地的企业也是会面临其他的碳排放、碳交易或是碳税规范,换言之,这些碳成本无论厂商移到哪里都可能会遇到,所以最根本的解决之道还是投入制程(例如长晶的电力使用再生能源)和原料(例如FBR颗粒硅)的减碳。


企业所面临之挑战与未来布局方向

综合前文所述,企业其实不太需要因为碳议题而将工厂建置在海外,毕竟整体来看效益并不大。 但是,低碳组件的发展还是前景可期,例如韩国的低碳组件是有议价空间的,虽然受限于市场萎缩太快、需求低迷等因素目前并不好出售,但韩国政府有意调整低碳市场的游戏规则,未来或许有机会让低碳组件的绿色竞争优势更加显现出来。除了韩国之外,法国、意大利等地也都有针对光伏组件祭出竞标优势、环境认证标签等措施,未来厂家若可以做到更低碳,还是有机会成为优先的采购对象或是借此取得更多政府案件的。整体来说,光伏企业在未来三到五年还是更应该专注在己身减碳,并同时保持关注海外的机会,以抓取弯道超车的机会。


 

碳风险评估咨询服务

掌管气候风险,开启净零新时代!

Learn more
碳风险评估咨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