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作者 Jenny Lin
更新日期 November 23, 2023

擁有豐富陽光資源的拉丁美洲,正逐漸成為全球的焦點之一,隨著科技的進步、政策的支持以及能源轉型的勢頭,太陽能技術正以令人矚目的速度擴展。

經InfoLink調研,2023年拉丁美洲的需求量約落在24.8-27.4 GW,巴西是所有拉丁美洲需求量最大的國家,其次則分別為智利、墨西哥等。InfoLink將帶您深入探討拉丁美洲太陽能的最新趨勢及未來挑戰。

231123_InfoLink_Solar market trends Latin America_tw1
 

拉丁美洲主要需求國的現況與發展

1.    巴西

巴西地處赤道附近,陽光充足使其在太陽能領域擁有更佳的發展優勢,近年來已成為拉丁美洲的市場龍頭,預測今年需求量落在16.3-17.5 GW,同時佔據約65%拉美市場的需求份額。在太陽能發展方面,分散式項目的建設相較於集中式項目更為熱絡,截至2023年10月,分散式的裝機量達23.8 GW,集中式的裝機量則約10.4 GW。

巴西於今年一月正式生效的14.300號法律,為分散式發電引入了新的電力框架,低於5 MW的太陽能項目將在2045年之前享有淨計量機制,但也對小型分佈式項目課徵電網使用費,為了能保留舊電力框架下的優惠,大量太陽能用戶趕在新規上路前遞交併網申請,而這段過渡期也刺激了2022年巴西太陽能市場快速成長的原因之一,由於日落條款中對於安裝期限的限制,巴西從2022年開始至2023年一季度間出現大波裝機需求,但在一季度後分銷市場則出現明顯萎縮。

除了分散式項目的推動之外,集中式項目的發展則因模組價格的下降而相對去年出現明顯提升,目前許多集中式地面型項目已陸續動工中。此外,對於2022年3月2日之後向國家電力局(ANEEL)所申請補助的集中式項目,其輸電系統使用費(TUST)的50%折扣將終止,然而在此截止日期前申請的項目,只要在ANEEL批准後的48個月內開始運營,仍可獲得折扣價格,因此許多廠家紛紛在2022年3月前爭相遞交申請,也使2022年間政府授權通過了大量的集中式項目,預計在未來幾年內仍可為巴西帶來穩定支撐。

綜合上述政策的轉變,未來巴西的市場需求仍需觀望。14.300法案的上路雖使一季度出現搶裝潮,但下半年開始分散式需求出現明顯下滑,部分經銷商開始拋售模組,價格跟銷量的下降也對持有高價庫存的當地分銷商出現龐大壓力,高昂的貸款利率更影響用戶的安裝意願;而近期巴西政府也對免稅(Ex-tariff)規則做出調整,明定進口商品享有免稅的條件是該功能性為當地無法製造的水準,因此部分規格的模組被移除減稅列表,並於2023年9月22日開始適用新關稅,雖政策目的為保護巴西本地製造商,但巴西目前整體製造能力仍無法滿足當地需求,取消進口稅務減免將使巴西市場在供應上陷入瓶頸,加上目前銷量的明顯下降,展望明年巴西市場較為悲觀。
 

2.    智利

智利擁有豐富的再生能源,低碳能源過往以水力為主。近期為了降低對進口能源的依賴以及電費高漲的情況下,政府極力推動可再生能源政策,再加上該國的地理環境和氣候上的優勢,太陽能已漸漸成為該國不可或缺的電力來源。截至2023年8月的總裝機量為32.5 GW,其中太陽能為8.1 GW,占了總裝機量25%,目前已成為最大的電力來源,預計今年整體太陽能需求量可至3.3-3.8 GW。

現階段智利所建造的多為大型地面太陽能項目,主要位於Atacama沙漠。即使如此,目前智利正以PMGD(Pequeños Medios de Generacion Distribuida)政策推動小型分散式項目的建設,對於小於9 MW的項目,政府會以固定電價簽署協定,避免現貨電價波動所帶來的風險。近年來智利漸漸從大型沙漠太陽能電站邁向分散式發展。

然而PMGD計畫自2014年實施至今已許多年,政府近期無針對分散式項目提出新的誘因,且智利現在仍缺乏輸電線路、電網的消納能力不佳,恐造成電力供應不足或能源浪費等問題,因此總統於2023年6月向國會表示今年將推出新刺激性法案,旨在回應2050年的碳中和目標,同時預計在Atacama沙漠投資20億採購大規模的儲能系統,並於2026年開始運營,也因政府積極著重在儲能、輸電問題的解決方案,考慮到資金因素也將可能推遲太陽能項目的發展。
 

3.    墨西哥

作為拉丁美洲前三大需求國之一的墨西哥,今年的太陽能需求量預估落在1.7-2 GW。截至2022年底,墨西哥的發電結構中,有68.8%來自化石燃料,31.2%來自潔淨能源。整體電力總裝機量達到92.5 GW,其中太陽能裝機量占6.5 GW。

墨西哥政府在太陽能發展方面也推動許多相關政策。例如2014年政府為了加強潔淨能源的使用,向發電商發放潔淨能源證書CELs。每個CEL對應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量為1 MWh,而發電商需要符合墨西哥能源部門SENER(Secretaría de Energía)所規定的潔淨能源配額,並提供相應數量的CELs,若未達到其數量標準則需面臨罰款問題,因此不少再生能源發電商會在市場上進行CELs的交易,藉此達到政府對其潔淨能源的要求,同時也帶動了太陽能市場的需求。此外,2018年6月墨西哥的聯邦財政部和行政院宣佈取消太陽能模組的15%進口關稅,此規定更益於集中式項目的建設,加上先前的淨計量制度,近年內也同時促進了住宅、中小企業的安裝意願。

即使有了上述政策的推動,然而墨西哥離《能源轉型法》中2024年潔淨能源發電35%的目標仍有一段距離,尤其是太陽能發展在現階段呈現相對緩慢的趨勢,其成長受阻的原因包括在2018年墨西哥太陽能發展正蓬勃時,新上任的洛佩斯政府(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為了重振墨西哥國家電力公司(Comisión Federal de Electricidad,CFE)在發電市場中的地位,並降低私人參與以確保能源供應的穩定性,隨即取消了第四輪的可再生能源拍賣,這一決定除了使原先計畫內的太陽能項目停擺之外,授予的CELs數量也隨之減少,且自此之後墨西哥的再生能源拍賣計畫也一直未有新的進展;此外,墨西哥近期亦缺乏新政策的支持,明年的總統大選更帶來政策上的不確定性,同時該國電網較不發達、大型項目建設土地獲取困難等問題,預計也將持續阻礙未來太陽能市場的增長。
 

拉美太陽能市場前景

展望未來,拉丁美洲的太陽能發展恐將成長遲緩,預測明年的需求量會相較於今年度略微下降,明年的巴西市場較為悲觀,其市場表現將直接影響整體拉丁美洲太陽能的走勢,預計2024年整體需求量將稍微下探至約22-25.2 GW。

隨著近幾年的經濟發展和人口增加,拉美國家的能源需求正逐漸攀升,對可再生能源的需求也日益迫切,尤其是巴西、墨西哥、智利等國,其陽光資源的充沛更為太陽能帶來極大的潛力並吸引著投資者的目光。儘管如此,拉美太陽能市場仍然面臨多重考驗,如資金問題一直是制約太陽能項目發展的因素之一,同時電網建設和儲能技術的不足也影響了太陽能的電力輸出。整體來看雖仍充滿挑戰,但也具備充裕的發展空間,加上目前仍有許多待建項目,需求仍有一定可見度,期許未來可透過資本的積極投入,以及相關政策的推動、融資門檻的降低或審批流程的優化下,能再為拉美的太陽能需求帶來顯著提升。

231123_InfoLink_Solar market trends Latin America_tw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