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作者 Annie Chang
更新日期 August 29, 2022

第八版國家電力發展計畫仍處草案階段

越南第八版國家電力發展計畫(Power Development Plan, PDP 8)至今仍未定案,根據 2022 年 8 月 11 日的會議,預計於當月提交最終草案供政府審核。其中關於風力發電的目標,根據 4 月 26 日的會議,PDP 8 規劃至 2025 年,越南陸域和近岸風電總容量約為 10.7 – 13.6 GW;2030 年約為 11.7 – 16.1  GW,2045 年上看 55 GW。離岸風電總則目標 2030 年裝置容量達到 7 GW,至 2045 年約 30 – 64.5 GW。


越南2020年能源安裝量占比

依照 PDP 8 規劃,至 2025 年,越南電力總容量將約為 93.9 – 98.4 GW(不包括屋頂太陽能),其中再生能源(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等)裝置容量預估為 20.4 – 23.3 GW,佔 21.8 – 23.7%。根據越南電力公司(EVN)的資料,2020 年再生能源約佔電力總容量 16%。
 

越南市場現況:2030 年離岸風電達 7 GW 的目標具挑戰性

至 2021 年,越南離岸及潮間帶項目累計容量約 876 MW。然而越南目前面臨許多挑戰,2030 年離岸風電(不包括潮間帶項目)要達到目標 7 GW 恐有難度。首先是政策的不確定性,原計於 2021 年定案的 PDP 8 遲遲未定案,拖延了風力目標的訂定及政策規範的推行,現行陸域及離岸風力的躉購費率僅適用於 2021 年 11 月前併網之風場,是否延長或調降費率仍未明朗,使因疫情無法如期趕上的風場因為不確定售電模式陷入停滯,即便完成建設也無法併網,亦使潛力投資項目難行。在前幾次的草案會議當中,越南當局甚至考慮完全取消躉購機制,於 7 GW 引進競標制度,有反對聲音認為恐怕速度太快,建議循序漸進地調整售電模式。第二是電網的問題,過去兩年越南再生能源裝置容量大增,而電網整合的速度跟不上再生能源的快速擴展,基礎建設不足以及對系統穩定的衝擊使國家負荷調度中心宣布,2022 年將不會核准任何新的風力或太陽能項目。當前有許多風場已經建設完畢,然而因為不確定躉購費率以及電網問題,無法順利併網。且 PDP 8 審核通過後將有更多案場投入建造,屆時再生能源占比將更大幅提高,越南當局應側重投資於改善輸電。

過去越南電力公司(EVN)是電力市場唯一的買家,同時壟斷了電力的運輸及分配,但越南於 2022 年 1 月 11 日修訂《電力法》,允許私人投資者為電網提供資金,其中保留國家電網系統及部分大型發電廠建設的管理權力。修正案於 2022 年 3 月 1 日生效,這項改革將提高私人投資者參與越南電網的比例,亦加快電網調整的速度。

越南2021–2030離岸及潮間帶風電安裝量預估

InfoLink 預估,考量電網過載問題,2022 年將不會有任何案場併網,累計裝置容量維持 876 MW,其中離岸項目佔 119 MW。至於 2023 年後,《電力法》修訂後越南得借助私人投資者之力減緩電網整合問題,使完工之再生能源項目可以如期併網,並且 PDP 8 於 2022 年底定案,其計畫中核准項目能夠順利動工,樂觀情境下 2030 年越南離岸及潮間帶風電安裝量有望達 12.7 GW,其中離岸項目接近政策目標,約 6.9 GW;基本情境下 2030 年總裝置容量達 10.5 GW,2026 年後離岸風電每年約有 900 MW 左右的成長動能,累計裝置容量約 5.7 GW;而悲觀情境下,PDP 8核准項目因電網問題拖延併網時程,當局調降甚至取消躉購費率機制導致投資意願下降,總裝置容量約 9 GW,離岸項目不到 5 GW。
 

稅收抵免機制刺激再生能源投資

除了前期透過 FIT 制度刺激再生能源的發展,越南亦利用租稅減免誘因投資。針對再生能源的稅收減免項目包括以下三種:

  • 企業所得稅:營運前 4 年免稅;接下來的 9 年內減免 50% 的所得稅;且新投資再生能源產業,自「首次有收入的年度」開始享有 15 年期間適用 10% 的優惠稅率(一般企業的標準稅率為 20%)
  • 土地租賃費:免徵收土抵使用費,期限為 15 年至整個項目週期(取決於地點)
  • 進口關稅:固定資產如機器設備和工程材料(限無法在越南製造之貨物)免徵收關稅
 

結論

儘管越南在 PDP 8 規劃了離岸風電的藍圖,以一個新興市場來說,制度不夠健全及基礎建設落後等皆是越南現在所面臨的挑戰。不過越南當局對可再生能源項目的外資所有權並無限制,外國投資者最多可擁有風能項目公司 100% 的股權。比起亞太其他市場例如台灣及日本對本土的要求,越南還是具備一定的優勢。然而 InfoLink 認為,考量在越南取得土地使用權需要與省級政府機構合作協商,大多數外國投資者應該會與當地合作夥伴建立合資企業,以鞏固地方關係及了解當地狀況。